育龙网
咨询热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EMBA > 人民大学EMBA > EMBA学习

人民大学EMBA:EMBA教育的创新变革

DOCTOR COURSE INFORMATION
育龙EMBA网    http://emba.china-b.com/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2日

人民大学EMBA:教育的创新变革


    宋华:首先,我先谈一下创办CMPM项目的背景和对现有的EMBA的理解。我们是从2006年开始做准备,2009年启动这个项目,2010年正式推广。我们之所以从2006年开始考虑对EMBA进行改良,原因是:,国家2002年正式开始批准办立中文EMBA,我们从2002年开开始招收第一届EMBA。走到今年已经有10年了。那么在这10年的过程中,中国的EMBA进步非常大。首先是从无到有,一开始我们连MBA都不知道,更别说EMBA了。还有伴随中国经济的发展,需要大量的管理人才,特别是高端的管理人才。改革开放的初期,诞生了一批企业家,用我的话讲,他是摸着石头过河,泥腿子打江山打出来的,当然因为那个时候中国的制度环境也不是很完善,另外一个问题是他们背后缺乏一套系统化的理论,也缺乏在经验上的提升,而我们也恰好在这时候,国家在02 、03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关键的时候,在这个时机我们创办了EMBA,02、03年是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当然实际上人民大学更早,我们从98年就跟美国的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开始了合作,创办了EMBA,当时我就担任EMBA项目中心的主任。但这样的项目毕竟不是我们中国广范范围在做。国家实际上是02、03年才开始正式启动EMBA项目的培养。
    应该来讲,这十年当中最大的贡献就是我们所有的院校培养的一批管理人才,特别是高端管理人才。还有一个很大的贡献,就是借用西方的一些管理体系和管理理论教育了我们的领导者。最起码他能知道这是管理问题,并从中学到了很多,市场、财务、人力等等这些,我觉得作为校方来说这是我们的贡献。但问题的关键是,走到了今天的这个时代,我们的EMBA又面临了一个相当大的挑战。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第一,教育一定是跟国家的发展,特别是经济的发展息息相关。实际上到了08、09年,这已经到了中国经济的又一个转折点,为什么是转折点?实际上从国家的十二五规划,从十一五末期,我们政府提倡的东西,已经看到了我们企业今天面临的问题。首先,制造大国怎么向创新大国发展。其次,中国的企业如何走出去。再次,如何更好地解决社会协调发展。这其实是这届政府上台后,最关心的三个问题。但是在这三大问题的大背景下,我们目前的教育显得苍白。为什么苍白?我们现有的课程体系,我们现有的教育体系能否顺应国家的这种要求。因为实际上我们现在很大的一个问题,我们是借用西方的东西,甚至在EMBA的初期,我们很多的案例还是哈佛的案例,还是一维的案例,并且运用的还是哈佛一维的教学方法,它忽略了中国本身的国情,就是在中国特定的制度环境下,在中国特定的经济条件下,我们的企业面临的挑战在哪里。所以我们现在唯一一点强调的就是,我们现在在讲台上的中国老师,他只是把西方的理论中国化,但他没有真正构建一个中国管理者目前所需要的一种知识体系,这是我们讲的第一个很大的挑战,现在的教育方式不能够吻合现在经济发展的一个规律。
    第二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的教育是原来哈佛的功能性教育,一般十几门课,忽略了一个问题,特别是对我们高层管理团队来讲,特别是我们经常讲的管理者、领导者,它忽略了一点就是我们需要的是全面的知识观。什么叫全面的知识观,就是我们不仅需要经济和管理,更需要历史、人文、法律。因为这些东西是相互交织在一起的。杨元庆有一次和我们伊志宏副校长在聊的时候他也在谈这个问题。杨元庆说:“当年并购IBM的PC业务,第一次去美国和人家谈方案的时候,我们带了一个很完善的方案过去,人家理都不理。别人根本不和我们谈这个并购的价钱多少、什么样的条件,竟然和我们大谈美国文化和美国历史。”杨元庆和我们伊校长说,“当时感觉特别尴尬。因为我是带着商业方案过去的,你竟然和我去谈文化和历史,而且我们真的不知道,弄得我们特别尴尬。”回来以后杨元庆让他们团队所有的成员恶补文化和历史。但是之后静静一想,就明白美国人什么意思了。——如果你连我的文化都不懂,你连我的历史都不懂,你凭什么来收购我?所以从这个事情可以看到。这就是我们的一个问题,我们的领导者,还有管理者,需要的是一种全面的知识观,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我们今天的EMBA教育还面临的一个问题,灌输式教学。一个教授站在台上,底下的学员是听众。即便很多学校说,我们也有案例啊,我们把哈佛的案例,或者我们也开发了一些中国的案例。可是问题的关键是,案例讨论,仍然是通过一个案例,由老师来告诉你,这种教学方式忽略了我们现在的领导者和管理者本身就有很丰富的经验。因为现在这一代的领导者,不同于80年代泥腿子打江山那帮子人,他们中的很多已经受过很好的教育。就像我们的EMBA,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大学毕业,甚至有的还是硕士博士,当然硕士博士他学的不是管理学,他们是学工科的。他们具有非常高的这样一种知识含量,同时他们也有很丰富的实践经验,因为他在企业已经做了这么多年了,有的企业已经相当有成就了。很多课堂都忽略了学员本身就是有知识涵养的,所以后来我们就提出了一个概念,知识是建构出来的,不仅是单向传递出来的。这就是我们现在EMBA教育的第二个问题,我们忽略了知识的多样性和整体性,这是我们改革第二个背景。
    那第三个背景是什么?那就是所有的教育者,一定要去回归教育的本质。我们的EMBA尽管这几年的确发展了,但是EMBA大发展的背后引发了一些新的思考。所以今天社会上的很多其他阶层,一谈起EMBA,很多人的印象是什么,他想到的不是企业的领袖精英,首先想到的是——富人。所以教育到最后,当然也有管理与竞争的问题,就是EMBA教育庸俗化。庸俗化在什么地方?第一,成了富人俱乐部。第二,成了交友俱乐部,成了富人圈相互结交朋友的地方。第三,成了喝酒俱乐部。如果我们的EMBA教育做成了这样一种状态,我们的教育未来的出路就是死,你还培养什么社会领袖,还谈什么中国脊梁,那不都是假话吗?所以这就是我们想到的问题,就是在这三个大背景下,管理教育该何去何从,我们的EMBA教育该何去何从。
    所以就引发了一个反思,实际上我们今天需要带着眼睛去冷思考,一只眼睛看我们自己,还有一只看世界。刚才讲了我们自己面临的问题,当然反过头来我再谈一谈另一只眼睛,看世界。可能你知道明茨伯格,他曾经写过一本书叫《管理者而非MBA》,他对现有的教育体系进行了强烈的抨击,因为他认为管理者最主要的是培养一种思维建构,不是去学那种功能性的东西,所以现有的EMBA教学体系培养出来的是职员,不是真正的企业的领袖,因此他说管理者并不是MBA,MBA是培养不出管理者的,这是他的一个观念。那么异曲同工,在这么一个大背景下,明茨伯格联合很多院校,包括麦吉尔、兰卡斯特,还有现在日本的、印度的、巴西的很多学校就组成一个团体,他们就叫IMPM,就是完全改变了现有的这种培养方式,那么这是一个背景。
    第二个背景,这也是我们原来院长伊志宏(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非常关注的。前年的时候,哈佛大学的几位教授,在调查美国所有的MBA和EMBA教育之后,写了一本书叫《MBA再思考》,开始反思现有的这种教学模式和教学方法能否延续,这本书里谈到了十大趋势,就是未来MBA教育何去何从的十大趋势,有很多和我们跟我们学院预想的是一样的。比如说如何真正实现全球化,如何培养一种整体思维决策等等,这些里面都谈到了一个问题,无论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还是国际上发展的趋势都需要我们对自己的EMBA项目进行重新定位、重新思考。那么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我们学院从2006年就开始探索,如何去做。当时我还不是副院长,很有幸成为投入在探索教育改革中的五位教授之一。我们创办了一个全新的项目叫CMPM。我很自豪的讲,这个项目目前在全国EMBA里面肯定是领先的。
    为什么?第一,我们打破了原来的EMBA教育的方式,创建了新的培养方法,就是培养我们管理者的五种心智模式。那么哪五种心智模式呢?第一个,反思,这就构成了我们学院现在EMBA里面最核心的一个特点,叫反思,那么就有一个问题了,反思的特点是什么?一个对自我的不断地自省和自我在组织中角色的自省和组织在社会中角色的自省。如果没有这样的一种心态和这样一种心智模式的话,他不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领导者,这是很重要的一点。所以我们非常强调反思,CMPM第一个学习模块就叫反思模块,对自我的反思和自我在组织中角色的反思和组织在社会中角色的反思。
    我跟你举一个例子。这个反思的东西很重要,它不是单纯的“我来告诉你”,它是需要你自己不断地跟人交流和跟自我交流,跟你的外部的人去交流,跟老师去交流,在这个交流的过程中去考虑的。比如说,我们有一个CMPM学员,是中国水产总公司的一个副总,当时我们在讲反思课和组织课里面讲到了一点,就是利益相关者,就说一个组织的发展不能总考虑自己——我要获得金钱,我要获得利润、投资回报率,还要考虑到组织所面临的各种利益相关者,包括员工,员工家属等,这是微观。从宏观来讲大到政府、社会、其他利益团体。当我们讲的时候,我们让他去做反思,他就讲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他在他的反思报告里面谈到了一点,他说我们今天中国的企业都走向海外,国家都鼓励,央企纷纷往外跑,可是有几个是成功的。国外现在都在讲我们中国企业叫新殖民主义。他在反思里面说,“我们需要对这个问题认真的反思”,为什么?他说,“因为我们国内很多企业到外面去,经济导向性太严重”。“我们把人家的资源一捞,表面上说我给了你东西,但实际上没有给人家带来任何福祉。贫穷照样是贫穷,落后必然是落后”,所以他说我们为什么要用这种心态,不能用一种利益相关者的导向去思考呢?他讲到一点,给我印象非常深,“为什么中国的船要越来越大,远洋要大船,可是近海为什么要大船呢”,他说,“近海我可以把船做小,做小以后我让当地的居民作为我的股东,你租了我的船,只不过我告诉你怎么捕鱼,怎么分类,按我的规则来,我们是一个合作者。”结果这么做以后,当地社区一下子高兴了,而且一个非洲人往往能带动一家人的福利上升,整个当地的福利都提高了。所以他说,“现在中国的企业叫走出去,还有第二层叫走进去,第三层是融进去。” 当时听到这些,作为一个教育者我感到很欣慰。人是需要去反思的,不仅有反思的这种习惯,还要学会反思的方法。这是我们讲的第一个模块,反思模块。
    第二个模块叫分析模块。领导者是要做决策的,一个老总做决策,不会说我今天做的是投资决策,明天我做的是营销决策,他会这么想问题吗?不会的。因为我们面临的决策往往是一种复杂社会,所以我们如何能够培养一种系统的决策观很重要。那么系统的决策观取决于什么?经济、组织、文化、历史还有法律,这些维度是都要有的,如果没有这样一种综合的分析决策能力,你不可能真正意义上做出决策。所以我们第二个模块叫分析,是强调整体性的一种决策状态。
    第三个模块叫练达,练达是什么样一个概念,一个优秀的管理者和领导者,他必须要认识到不同的社会情境,因为我们的情境不可能都是一致的。比如说北京的情境,那到了广东可能就不一样了。国内不同地方的情境已然如此,我们还跑到海外,那西方国家和我们的观念就更加不一样了。所以作为管理者必须认识到不同的情境、不同的思维、不同的宗教、不同的法律,如果我们不能看到社会的这样一种变化,一种多样性的变化,我们的企业怎能融进去呢?这就是我刚才讲的,杨元庆为什么说很尴尬,因为不懂别人历史,所以这就是我们讲的要认同到不同情境和不同社会宗教背景下的管理的差异性,因为管理没有对错。比如这次国际项目IMPM到我们学院来学习,原来他们对中国有一种偏见,不好的东西特别多。后来我们跟这些国际学员讲,因为你不了解中国的历史,我告诉你我们中国的百年历史,一直到我们现在的改革开放的历史,光是中国改革开放这三十年的历史都是很沧桑的,这样你才能够理解中国现在的社会情况。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政治、不同的思维的碰撞,和在这个中国当时弱饥若穷的状况下能到今天,它必然有它的规律和它的特点,所以管理某种意义上没有对错之分,它一定是在情境中存在的。这实际上是需要我们去了解这么一个状态。
    第四个模块我们把它称作合作,因为你是组织,组织强调合作,怎么合作,人和人之间的合作,人跟组织之间的合作,组织跟组织之间的合作,组织跟政府的合作,政府跟社会的合作,这是很大的一个维度,这就是我们讲的合作模块。
    最后一个模块,行动模块。通过各种途径明白了一个道理,可是这个道理你总要转换到企业当中去,不能总是空谈。原来EMBA讲课,有的老师讲得很好,学生也很有感触,但这种感触往往就几秒钟或者几分钟,等学生一回到企业之后,所有的东西又九霄云外,日常的东西还在延续。所以怎么能够把学到的东西转化到自己的行为上去,所以我们CMPM项目要求所有的同学,在每个模块结束之后必须要写行动方案,我们称之为反思报告。不仅如此,最后一个模块,要求学员要把所有学的东西作为一个工作计划,写一个自己所在的组织应该怎么整改,哪些地方去改,如何改,行动方案是什么,这个跟毕业论文是两回事,毕业论文是另外一个概念。所以CMPM强调的首先是反思的构建,不是单纯的我在学一个局部的知识。其次CMPM还强调学习维度的问题。贯穿这五个模块的维度在哪儿。第一个维,时间维,贯穿我这五个模块的一个就是时间维。什么叫时间维,历史、今天、明天。一个不懂历史的人他不可能去面对未来,因此这个历史维很重要。
    什么叫历史维,我给你举个例,比如说国际项目IMPM到我们学院这里来学习的时候,我们是这么组织的,这些外国学员们非常想了解中国的金融情况,中国现在的金融体系到底是怎么样一个状态,那我们怎么跟他讲述这个问题呢?我们组织的方式是,首先把所有的外国学员拉到平遥,先不告诉他们中国的金融是怎么样一个状态,先告诉他们金融在中国的萌芽,中国最早的票号是在哪儿。有我们人大商学院的老师,还有专门请到山西大学的一些教授,讲述清末时候的山西票号,平遥金融的兴衰。当时中国的金融萌芽为什么会存在,为什么会兴旺,最后为什么又衰落了。这是带着历史观去看问题,紧接着我们又把工商行的一个副行长请来,专门来给学员讲今天中国的金融政策、金融现状。这是历史和今天,同时又请一些政府的官员来谈在十二五的发展过程中,中国的金融何去何从,因为十二五是用一种未来的眼光在看问题,这就是一个时间轴。这个时间轴让我们沉浸在历史还有现实中去对未来思考,因为任何组织的发展、社会的发展都不可能脱离历史,割裂了历史去谈今天的金融是谈不了的。割断了我们改革开放初期的状态来谈今天,也谈不了。但是话又说回来,没有一种未来眼光的历史那只能叫沉沦,沉迷在历史中你就没有一种对自己的革新了,所以这个时间轴我们给它拿出来了。
    第二个很重要的轴,我们叫城市轴,这也是我们现在设计的。城市轴是什么,就是刚才讲的个体、组织、社会。那么个体是什么,你比如说我们给他们来进行教育的过程中,包括我们现在的CMPM的教育中,我们会把冲突管理还有中国人的关系社会,就是社会学的东西融进来了,还要加上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国的很多传统文化是涉及到人跟人之间的这种关系性的东西。
    其次还有组织层次的,我们就跟学员讲组织间的合作,还有政商合作和利益相关者的合作。在这个层次上我们怎么做,那就是我们不仅仅去给学员讲课、对话。比如IMPM国际项目来学习时,希望了解中国的工业历史,我们把所有这些学员,先拉到沈阳,沈阳是我们国家最重要的重工业基地之一,当年我们四九年解放之后,主要是三大重工业基地,沈阳、西安、武汉。但是后来改革开放之后沉沦,负债一大堆,几十万人都面临下岗,一直到最近这几年才重新崛起,因为装备制造业的重新崛起。所以我们带学生到沈阳,专门请人带她们去铁西,那是沈阳当年的重灾区。我们去铸造博物馆,就在博物馆里面开了一堂课,沈阳的工业史,这又回到一个历史。新中国有新中国的历史,铁西区里面也有当年的历史,大部分的企业什么时候建的,侵华战争,日本侵华。这些企业大多数又是一一五时期的重点项目,但是也是改革开放九十年代的重灾区,也是今天崛起的地方。然后马上领着我们这批学员去特变电工,特变电工2000年3月12日并购了沈电。我们邀请沈电的老领导,当然现在也是特变的领导,和特变过去的领导,坐到一起和所有的学员对话。去了解在这一段历史发展过程中,是怎么处理和员工之间的关系的,两万人面临下岗,十三个亿的债务,如何解决的,怎么处理跟政府之间的关系和两个新旧公司之间的文化的碰撞,这又回到现实层面上。紧接着我们回来北京之后,又带学生去神华,因为特变电工的历史是民营,虽然它是上市公司。当时不能叫民营,当时中国没有民营,叫街道小厂,集体所有制,但严格意义上它是民营的背景。但神华是大国企、央企,这是不同的情境。包括我们现在还去看安泰,那也是国企。因为很多西方人对中国有偏见,中国国有企业是老大,我们让他们来看看我们的国有企业它肩负了什么责任,它又是怎么处理各种利益相关者的,在这个过程中它又怎么谋求自己竞争力发展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维度。
    第三层次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维度,城乡维度。中国十三亿人,我们现在还是八亿多农民,我们搞经济学的都说二元经济,但我今天说我们面临的是混合二元经济。我们高度城市化里面也有大量贫民。我们的农村里面也在做新农村建设。那么城乡之间这样的一种状态是什么状态。因为中国的情境社会你不能脱离中国的情境吧,你单纯说经济、管理现实吗,不现实。这个维度从知识的传递上,我们请了温铁军老师,著名的农村问题专家。同时我们还带这些学员去一些我们新农村建设的地方,去看看我们城乡或者混合二元经济的一种状态。所以我们的维度在哪儿,时间轴、城市轴还有就是情境轴,三个轴来贯穿我们所有的这五个模块。所以这就是我刚才讲的,我们的领导者他所得到的东西不是一个单纯的东西,实际上它是一个多维度的问题,这是一个从纬度的设计上来讲的。
    上面介绍了我们的模块和纬度,接下来介绍的是我们的课堂组织,我们的课堂怎么组织的,我们一共有四个课堂。第一课堂是什么,第一课堂是教学课堂,那么教学课堂是什么概念。刚才我们说知识是建构出来的,我们的教学课堂,老师,特别是在CMPM的课堂里面只讲百分之五十,其他的是学生互相的分享。因为大家来自不同的行业,很有经验,老师不能是一种单方面的灌输。原来也叫学生讨论案例,但不是结构化的,实际上老师是想通过案例单方面把知识告诉学生,但是现在不一样,我们现在的课堂是老师只是给了学员一扇窗,看世界的一个窗户。可是这个窗户怎么去看,还是需要学员自己。所以我们要求所有的学员,另外的百分之五十的时间进行相互讨论。每天早上包括课堂中间都要安排讨论和反思,举个例子来说,我跟你讲的利益相关者,告诉你利益相关者有哪几类,怎么去区分利益相关者和怎么去和他们打交道,那么接下去我就不讲了,大家去讨论。接下去就有一些开放性话题,比如我们企业有没有利益相关者,我们企业怎么去考虑在经营过程中和利益相关者的关系,然后大家自己去思考,思考讨论时我们的学员是圆桌式围坐的,这一桌的同学之间开始分享,各自的企业是什么状态。然后最后一班的同学围坐成一个大圈,集体来分享。每桌找一个代表来讲我们的利益相关者是怎么去考虑的等等。这种分享性就很有意思,然后我们再把这些重新再梳理,回到理论上,这种分享就不一样了。这种教学方式是对原来教学方式的彻底改变。
    再举个例子,我们还有一个学员是水晶石公司的,就是做奥运会五个大脚印的,和世博会清明上河图的那个水晶石公司。因为水晶石的高管从卢正刚开始一直都在我们学院学习EMBA。其中有一位是他们现在上海公司的负责人之一,他在做反思的时候分享了一个概念,他说,“刚才老师在讲利益相关者,并且讲的利益相关者有的是微观的、有的是宏观的,讲到这里我感触特别深,为什么呢?我在上海公司,但是说句老实话,现在一些人人心浮动,都想跳槽,到别的公司或者自己创业。但是非常有意思的是,我弟弟也在水晶石,我们兄弟俩都在水晶石,可我弟弟在北京公司。今天讲到利益相关者的时候一下子打到了我心里,为什么呢?我就想到前几天我的父母凌晨两点钟给我打电话,把我从睡梦中打醒了,为什么?因为我父母兴奋,给我打电话说,我实在太兴奋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弟弟今年获得了优秀员工,优秀工作者。但是北京公司做了一件什么事呢,不仅评了他弟弟优秀员工,而且还做了一个表,你弟弟今年做了哪些哪些贡献,他在团队建设上做了什么什么什么,他在各个方面做了什么什么什么,因为这个获得了优秀工作者。”他说,“我父母那个兴奋啊,因为没有比看到自己子女做得好而感到更兴奋的了吧,所以父母晚上实在忍不住就打电话给我,但反过头来引发了我的思考,这就是我的分公司管理和北京分公司管理的差距。我以前从来没这么想过,所以这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问题,一个管理者怎么去优化自己的管理。”他说,“我就做这么一个设想,假如我的弟弟想跳槽,不要说别人了,连我的父母都不会让他走,这叫感情留人吧。以前我从来没思考过。今天我明白了,这实际上是一种利益相关者的感情留人。” 我觉得这就是靠分享的力量,这绝对不是老师能讲出来的。
    这个反思的力量很大,结果让很多的学员引发了讨论,大家一想,这么细微的一个东西,其实我们往往是忽略的问题。所以我说,今天的第一课堂已经改变了,不是原来那个教授来讲,给学生一个案例来讨论的过程。
    第二课堂,我们把它称之为叫移动课堂。这又有一个问题了,所以中国的事情就有这个问题,我们今天没有哪个学校不讲移动课堂,但是我今天说,我们很多学校的移动课堂变成了游乐课堂。所有的一个班的同学拉到三亚,上一堂课然后拼命玩,就开始旅游了,那典型就叫旅游课堂。后来我说,要这么玩,中国的EMBA就是死。难怪别人说我们是富人俱乐部、交友俱乐部、喝酒俱乐部。我们现在移动课堂是什么,我们整个移动课堂,根本不可能让你去玩。
    比如说我们的移动课堂有几个做法,我们的CMPM里面大概五个模块十节,一节大概一周,我们叫做模块,两节是一个模块。我们大概五个模块在海外,五个模块在国内。但是海外是什么,我也知道我们现在很多EMBA的学员到海外就是玩,但是我们的做法是,所有我们安排的课程都很紧,紧到什么程度,我就拿兰卡斯特模块来讲吧,这是我们反思模块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去那儿干什么呢,首先由英国的教授来给我们讲英国历史,特别是工业史,为什么?因为全球化。全球化的概念不是我到国外投资就是全球化,如果你连人家的社会都融不进,社会都不了解,这算什么全球化?所以讲英国的工业历史。不仅讲完这个课,马上我们所有的学员去曼彻斯特参观英国历史上第一个纺织厂,专门有教授在现场,那已经成了一个大的博物馆,第一个水力发电就在那里,由它引发了世界的工业革命。所以就讲,英国在那个时候为什么就出现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带来了什么,和英国那段时期的变化。这是不是也是一个历史的过程。同时我们还请人去讲英国的文学、宗教。甚至到什么程度,讲英国文学的时候我们有一个班小半天讲什么呢,华兹华斯的诗歌。我们的学员刚开始去的时候觉得特别奇怪,为什么人大商学院给我们提供这些课程讲的时候是讲华兹华斯,讲英国文学史,后来他们明白了。因为当时这个课堂就是在华兹华斯的那个湖区,因为华兹华斯是英国三大湖畔诗人,当时还有济慈等等,他们都是英国三大湖畔诗人。然后我们就在湖区里面,专门有一个英国大学文学系的教授讲英国文学和华兹华斯的诗歌,他们听完以后马上就明白一个道理,其实我们要了解西方社会,需要了解西方文化的历史,这个文化历史影响了很多今天英国人的思维模式。其实我们并不是说你告诉他英国人是怎么想的,他没感触,但是英国的诗歌和英国的文学,它为什么去刻画这样的一种人物,英国的文学影响了他们的生活是在什么地方,社会很多的文化知识的建构跟它这个是有关联的,跟它的历史有关联,跟它的文学有关联。这就是从一个简洁的角度上我们知道了怎么和英国人打交道了。同时我们还有老师去讲英国的金融,伦敦金融市场,英国金融历史。同时我们还走访英国很多的企业,进行互动。所以这个模块我们很紧凑,晚上还要写反思报告,要讨论。我记得我们一个学员曾经讲过一句话,刚开始到英国的时候,因为我们中国经济发展很快,学员评价英国当地的人说“我们在生活,他们在活着”,这是一句很自负的话。因为中国经济蓬勃发展,我们的公司越来越大。等他把我们所有的一周的课程模块完成以后,最后他在他的反思报告里面说,我为我当初的思想感到羞耻。因为其实我们现在正在走别人百年前走过的路,野蛮成长。可是别人的这种文化的积淀和新产业的创造能力,我们显得非常不足。这就是我们的移动课堂。
    同样我们还有一个移动课堂,国内的移动课堂,最近几年我们在江西、在郑州、在天津滨海、在云南昆明等等。我们如何组织移动课堂呢?不仅是上课,我们是把地方政府、学员本身的企业、金融机构还有当地的企业组织在一起,我们做一个多方互动。比如当时我们在江西的吉安,当地经济相对落后,长三角珠三角在产业转移,他们提出一个口号,要成为产业转移的目的地。但是问题是政府的很多政策,它未必可行,因为它高高在上,它不了解产业是怎么想的。企业面临的问题是什么,因为产业园的建设不仅仅是我给你土地,所以我们把我们的学员,把当地的企业拉进来,共同去探索,这是个多赢。之后就发现原来我的政策原来企业并不是那么想,它面临很多的问题。那反过头来我们的企业也知道,其实政府的想法,内心深处的想法是什么。这个课堂不仅仅是一个上课的课堂,这个我们把它称作为叫移动课堂,很重要的一个课堂,这就叫第二课堂。
    第三课堂,那就是我们的社会和行动课堂,什么叫社会行动课堂,我再给你举个例子。我们非常强调活动,就是说我们这个时候不仅仅是参观,还有各种活动,活动对我们培养的重要性。什么叫活动,举两个例子,这都是我们的教学创新。我们马上八月份有个课堂,是合作模块,去成都下面的一个少数民族聚居地,羌族所在的一个聚居地,杨柳镇。我们有一个课是怎么上的呢,我们准备把我们班的同学全部拉到杨柳镇,那个农村住两天。这两天里面,当然两天前我们会讲一讲结构的问题,知识上的问题。但这两天我不给你任何的上课,因为这也是我们一起建立的社会教学基地,你们干什么呢,你们和农民和村长打交道去。我们的学员不是按小组两天后做一个方案,如何去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给当地的农民带来更多的福利,但是前提条件是不能破坏环境,就是要可持续。最后方案交完之后,我们请镇长和农民代表投票,你们觉得哪个方案你们觉得还可行,你们能做得到,用我们说的用脚投票,谁投中的,那就是你的评分,这我们叫活动课堂。那我们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这么做。
    第一,一个领导者要学会怎么与人打交道,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和你同层次的人。做企业当中你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不同的社会阶层的人,因为我们是做企业的,做市场的。我说了一句很简单的话,我说你怎么和农民对话,让他听得懂,这本身就是合作需要的东西,我说的是很微观的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给我们的企业的一个挑战,你怎么能够促进企业发展的同时,你还能给人家带来利益,还有问题一个可持续,这些伦理上的东西,是我们要提倡的。不能再像我们现在中国经济发展靠掠夺环境,来破坏子孙的生活质量换取中国经济的发展。这个问题是存在,我看网上讲,我们中国一个最富裕的省份喝了二十年的臭水。那么这个问题其实非常需要去考虑,这就叫行动。
    再比如,上一个CMPM班也是合作模块,我们的做法是什么。我们有老师先讲课,讲冲突管理,讲博弈论,可是我们怎么做呢,这是课堂学习吧,马上我们后来就做了一个模拟,每桌也是一个小组,模拟爬喜马拉雅雪山,最后爬到什么程度,我们所有的小组都死了,只有一个小组的组长还活着,然后我们马上把这个就作为课堂了。你们不是学了冲突管理么,你们不是学了合作了吗,你们在模拟中是怎么做的,你们考虑到合作了吗,他们去反思了吧。但是他们还有一点,上完这个课之后,我们紧接着把我们所有的团队拉着爬了一次哈巴雪山,因为那个课就在云南。这个问题来了,之前是模拟爬山,现在不是模拟了是真爬山了。哈巴雪山爬到半山腰,我们成栋老师所带领的,冲突出来了,为什么?天上下雪了,山顶下雪了,当然我们也要介入一下,安全还是很重要的。但是因为我们很多EMBA的同学,CMPM同学说实话都是企业老板,高层,很自负。因为他们心理面这世界没有我干不到的事,而且装备比专业运动员更专业。哎呦冲突了,有的人说不行,有的人说行,吵得一塌糊涂,当然我们最后要介入,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我们也有向导,最后说集体回家去。但是围绕着这个怎么爬和爬不爬,同学之间冲突到什么程度,下山的时候谁都不理谁,特别难受,因为我想干的事没干到,那种状态。然后我们紧急介入。下山以后万万没想到,重新开课,又去上了一遍冲突管理,而这次上不是讲理论了,我们就拿这次哈巴雪山作为一个案例,我们做反思吧。我们学了半天怎么和人打交道,怎么组织团队,怎么达成一致的目标,可你们下山是什么状态。我们成栋老师把当时的情景都拍了照片,过程拍了照片。这叫做第三课堂,这个课堂非常重要。
    第四课堂,就是我们的俱乐部,俱乐部这个课堂。因为我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能够有更大的一种促进性,什么促进性,我们的俱乐部建设是纵横两条线。横向的我们有各地分会,我们现在有河北分会、长三角分会、珠三角分会、山东分会、河南分会、山西分会等等。那么做什么呢?他们有一桩事情,每年必须要做一次论坛,你做东道主,我们的学员过来,更好地促进区域经济发展。
    比如这次我们去的叫做中原经济带,这是河南省政府非常关心的,中央政府也给他批了,中原经济带。我们这次所有的学员带过去后讨论,提出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中原经济带的发展,现在我们缺了一个点,我们先拉进去,他们政府也进来,当地的企业和我们的学员也都过去了。缺了一个什么点,我们站在一个学者的角度跟你来讲,“你说中原经济带发展,是吧,那么我们看现在中国的五百强企业当中,中原企业有多少,我们杨度老师讲的,中原的企业,河南省整个企业在500强企业中就十几家,主要是矿业,那是你的产业吗,你中原经济带的产业如果主要是靠矿业去发展,怎么腾飞。然后我和他们讲了一个叫服务业500强,第三产业,你河南省排在多少,所有省份最起码在20名以后,只有两家企业进来,还是高速公路公司,交通这块里面。这是不是促发他们思考,有时我们是带着一种学者的眼光看问题,但是反过头来政府就开始思考了。中原经济带到底发展什么?我说,服务业不等于理发,服务业是生产型服务业,产业的发展才能带动服务业的发展,产业和服务业是相互交融的,比如说金融,产融结合,金融怎么支持产业,产业怎么拉动金融,而不是像温州,长三角金融那一带,为什么会有金融危机,02、03年,当中国的产业正在发生最艰巨革命的时候,他们没有走产业,脱实业化,产业不去做了,把钱拿去做房地产,这要不导致金融危机打死我都不信,因为产业没有基础,是脱实业范虚拟化,这样的服务业一定不是我们要的。”结果互动起来,地方政府和我们在谈的时候,都在谈这个话题,当地的企业也互动,我的学员进到当地去,这个课堂是第四课堂,这个是横向。
    另外还有一个,每年都有各地的论坛,学员去当地学习,融入当地中去,这个被不断的落实下去。还有现在我们拥有八大俱乐部,有菁英俱乐部,金融俱乐部、房地产俱乐部等等,各个俱乐部有活动,所有的学员也在参与这个课堂。前一阵22所高校搞了重走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我说,竞赛是超越对手的,玄奘是超越自我的。当两者结合的时候要注意,结合不好就是怪胎。我们学院是团队精神高度发扬,这是一种对自我的修炼,和对人的本身的挑战,团队精神最重要,排名我不在乎。这次活动我是全程参加4天,徒步在戈壁上行走了100多公里,整个比赛过程中,我为我的学员感到自豪。第一,从来没有哪个学校以团队收尾,始终我们的同学一直陪着,以整体回去。这就是人大,人大不是单兵作战的,人大是一个团体。第二,人大要学会舍得,学会放弃。我们这次戈壁,有个竞赛组,其中我们有两个女学员,身体出状况,我始终强调生命是第一位的。但有时在那个氛围下,如果你让她们跑,打死她们也会跑,如果为了竞赛给她带来生活的不利,这并不是我们看重的。有一个修行就行了,所以我们坚决让她们下来,她们自己不同意,虽然影响了成绩,但是我们并不在乎,我们在乎的是精神。
    包括这次我们还一个模块开发,在日本,将会整合日本官员、行业学会、企业、教授等等,打造一个全新模块,对所有的校友开放。让我们最早毕业的学生可以学习到今天。此外还有我们和台大共同开发十个案例,这些案例是真实的企业,甚至是学员的企业,两岸所有毕业的同学又聚到一起,终身学习,这个是第四课堂,这个把过去的学员和我们现在的学员又联系起来,重新的学习,我们称之为第四课堂。这个是今天我们人大商学院在做的事情,我很自豪。上次在上海开会的时候,零点的袁岳问我,教学特点,我说我们的特点是“反思教学、行动教学、价值观学习”,大家还笑,什么叫做价值观,我告诉你,这就叫做价值观。人大的特点是什么,我们培养的是学员整体素质。

来源:育龙EMBA网本页网址:http://emba.china-b.com/zhtm/xuexi/17463.html
咨询电话:400-600-2935 官方微信
  • 邮箱:jiangyue2012@qq.com
  • 网址:www.china-b.com
  • 合作:QQ 1064084825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项目合作 | 招生简章 | 网站地图
育龙网 2003-2017 沪ICP备13002341号